讲中国历史,看历史知识,尽在讲历史网

李逵大闹忠义堂

来源:讲历史2017-05-05 11:45:52责编:桂婷人气:
字号:小号|大号
【内容导读】梁山自宋江做了寨主后,接连大胜官军,四方好汉纷纷归附,山寨事业日见强盛。为了表明梁山聚义的正义性,宋江特意将聚义厅改为忠义堂,又命人在忠义堂外树起一面高高的杏黄…

梁山自宋江做了寨主后,接连大胜官军,四方好汉纷纷归附,山寨事业日见强盛。为了表明梁山聚义的正义性,宋江特意将聚义厅改为忠义堂,又命人在忠义堂外树起一面高高的杏黄旗,上书“替天行道”四个大字。

一次,因山寨粮草短缺,宋江得知沂州地方年成较好,市面上粮食充足价钱也很便宜,便派戴宗下山前往沂州打探情况。谁知,戴宗去了多日始终未见回音,宋江惟恐他出了什么岔子,心里不免有些担忧。军师吴用提议说:“既然大哥不放心,何不再派一位弟兄下山,一来打听戴宗的下落,二来摸摸粮食的行情,免得误了大事。”

宋江听罢点头称是,当即召集各位头领到忠义堂前来议事。宋江当着众人把派人下山去沂州的打算说了出来,他的话音刚落,黑旋风李逵便直着嗓子大声应道:“小弟愿往沂州走一趟。”宋江一见是李逵答话,不由皱起了眉头。李逵性情莽撞,办事粗心,让他去承担这样的任务实在是有些不妥当。李逵看出了宋江的心思,忙争辩说:“我是沂州人,沂州的情况我都熟悉,不派我去派谁去呢!”

宋江想了想,觉得也有些道理,便提出说:“你要去也可以,但必须依我两件事才行。”

李逵一见宋江点了头,立即高兴地说道:“别说是两件事,就是一百件我也依,您快说吧。”

“第一件,你下山之后遇事不可任性。第二件,沿途之上不可饮酒。”

“啊!”一听说不让他饮酒,李逵一下子怔住了,李逵平生最喜好的就是饮酒,别的他都可以做到,惟独这酒要是不让他饮,真比要他的命还难受。宋江微微一笑,问:“怎么样,能不能做到?”

李逵狠了狠心,一咬牙说:“好吧,就依大哥,咱李逵一路之上决不沾酒也就是了。”

宋江见李逵答应不再饮酒,这才同意派他下山。

李逵辞别众兄弟,独自一人离了山寨。正值阳春三月,一路上绿柳成行,桃花怒放,李逵虽然是个粗人,可是面对这样的美景也不由得心花怒放起来。不知不觉中已经来到沂州县内。

李逵正行走间,忽然听到不远处有人在高声吆喝卖酒。李逵一听到酒字精神一振,喉咙也开始发了痒。他刚要伸手招呼那卖酒的,猛想起临行前对宋江做的保证,不禁暗暗骂自己道:“刚刚离了山寨便忘了大哥的教导,真真是岂有此理!"

李逵好不容易才摆脱了那酒的诱惑,谁知没走多远,前面又出现了一家小酒店,店门外的大树上高高挂着酒字招牌,那招牌随风摇摆,像是在向李逵打招呼。李逵心想真是冤家路窄,刚刚躲过一个卖酒的,这里又遇见一个小酒店,这不是存心馋俺李逵吗!

李逵望了一眼那招牌,无奈地咽了口唾沫,然后低下头紧走了几步,想着快点离开它算了。说来也巧,这开酒店的老汉名叫王林,与李逵从小相识,他一眼认出了李逵,忙上前拦住他,道:“这不是铁牛兄弟吗!”

华夏经纬网

李逵一听有人唤他的乳名,抬头一看原来是老相识,只好站下来。王林热情地将李逵让到店中,二人叙了一番旧,王林唤出女儿为李逵备酒。王林的女儿名叫满堂娇,老伴早已过世,父女俩开了个小酒店相依为命。李逵在家时,满堂娇还是个六七岁的小丫头,如今已出落成十八岁的大姑娘了。满堂娇一边为李逵斟酒,一边一口一个李叔叔地叫着,叫得李逵心花怒放,端起酒来一饮而尽。酒刚一下肚,李逵想起了宋江大哥的嘱咐,忙放下酒杯,说:“今日我有公务在身不能喝酒,等我交完差一定来和老哥痛痛快快喝几杯。”李逵知道王林不是外人,便把自己闹江州、上梁山的经过告诉了他。满堂娇早就听说过梁山好汉们杀富济贫的事,听李逵说完后不由高兴地拍手称快。

李逵心里惦记着戴宗不敢久留,当即告别了王林父女,直奔沂州府寻找戴宗。

李逵走后不久,王林的酒店又来了两位吃酒的客人,这两个人一见到满堂娇便嘻皮笑脸地问长问短,满堂娇见他二人不怀好意,便躲到了后面不再理睬他们。

这两个人果然不是好东西。原来这附近有一处叫曹庄的大庄院,庄主曹登龙依仗万贯家财与官府勾结狼狈为奸。曹登龙好习枪棒,他在庄里豢养了大批爪牙,专门欺压良善、横行乡里,成为当地的一霸。今年沂州收成不错,曹登龙知道梁山好汉迟早不会放过他,为了和梁山对抗,他派出大批爪牙到四乡强购粮草屯集在庄内备用。来喝酒的这两个人正是曹登龙派出的爪牙。一见满堂娇年轻貌美,顿时起下歹意,他俩把王林唤来,提出要他将女儿许给曹登龙为妾。王林一听此话不由心中恼怒,当即严辞加以拒绝。二人讨了个没趣儿,只好悻悻而去。两个爪牙回到庄里将此事告知曹登龙,曹登龙本是个好色之徒,一听说有漂亮女子顿时垂涎欲滴,他本想立即派人去抢,可突然又改了主意,这个狡诈的恶棍想出个一箭双雕的毒计。他从爪牙中挑选了两个貌似梁山宋江和柴进的人,让他们扮成宋江和柴进的模样儿,前往王林的酒店假冒梁山好汉的名义将满堂娇抢来,这样一来,不仅可以将人抢到手,还可以借此败坏梁山好汉的名声。

曹登龙的这一招儿果然恶毒,王林不知是计,还以为是真的宋江来到店中,老汉喜出望外,特意让女儿拿出珍藏多年的好酒招待这些梁山好汉。那假柴进先是把满堂娇夸赞了一番,然后对王林说道:“我们宋大哥十分喜欢你的女儿,有心要她做个压寨夫人,我来做个媒人,你看怎么样?”

王林听了一怔,忙说道:“小女早已订下了亲,还是请宋寨主另择良配吧。”

假宋江听罢顿时把脸一沉,怒道:“好不识抬举,来人,给我动手抢!”

一群如狼似虎的爪牙立即上前将满堂娇抱出店去,王林追出店外抓住女儿不放,那假宋江上前一脚将老汉踢倒在地,然后跨上马扬长而去。王林万万没有想到替天行道的梁山好汉竟是这样一群抢男霸女的强人,不禁又气又急,他一面痛骂,一面放声大哭。

且说李逵离了酒店在沂州城内寻访戴宗,寻了半日也不见戴宗下落,只好又回到王林的酒店。他一见酒店被砸得乱七八糟,王林倒在地上又哭又骂,不禁大吃了一惊,忙上前扶起王林问他出了什么事。

王林一见李逵立即抓住他哭着骂道:“你们这群强盗,快还我的女儿来!”

李逵不知何故,着急地说:“哪个见到你的女儿啦!”

“你们明明是一伙的,你还装做不知道,快还我的女儿来!"王林抓住李逵不放,非跟他要女儿不可。

李逵越发摸不着头脑了,不由焦躁地大叫道:“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你快快说个明白!”王林这才哭着把宋江和柴进来酒店将女儿抢去的经过说了一遍。李逵听罢顿时暴跳如雷,他指着梁山跺脚骂道:“宋江啊宋扛!我李逵平日里把你当亲哥哥一样看待,敬的就是你那忠义二字,不想你竟是个口是心非的衣冠禽兽,我李逵若不一斧将你劈做两半,难消我心头之恨!”说着,他一眼看到桌上放着半坛好酒,此时,他哪里还管什么禁令,上前斟了一大碗端起就要

喝。碗到嘴边他突然猛醒过来,心里寻思道,我李逵平时办事鲁莽,经常把事做差,这一次我可得长个心眼儿,仔细问明白了再说:“你说宋江抢了你的女儿,你先说说看,那宋江他长的什么模样儿?”

王林抽泣着说道:“那人四十上下,五短身材、面色紫黑……”

“啊!”没等王林说完,李逵早已暴怒地吼起来:“不必讲了,没错儿,就是他!"说完端起酒来一连喝了好几碗。然后对王林说道,“老哥不必伤心,我马上回山寨去,定要杀了宋江,送还你的女儿。”

李逵怒气冲冲地赶回山寨后,操起板斧直奔忠义堂。忠义堂前高耸的旗杆上,“替天行道”的杏黄旗迎风招展,李逵一见替天行道四个大字不由来了气。心想,你宋江整天把这四个字挂在嘴上,背地里却干那见不得人的勾当,这骗人的幌子还留着它有何用。想到这里他抡起板斧便朝那旗杆砍去。正在巡哨的刘唐和燕青见状不由大吃一惊,忙上前阻拦,李逵哪里肯听,只几板斧便将那几丈高的旗杆连根砍倒。然后提起板斧转身朝忠义堂上闯去。

宋江和众家弟兄正在忠义堂上议事,见李逵手持板斧突然闯了进来,众人大吃一惊,不知他要干什么。宋江见他两眼通红、满嘴酒气,以为他又喝多了,不由生气地喝令将他赶出去。李逵怒睁双眼,指着宋江骂道:“好你个宋江,我一直拿你当好人,没想到你竟背着众家弟兄下山强抢民女,真是禽兽不如,我今天非劈死你不可!"说着抡起板斧直奔宋江。众人慌忙将他拦住。军师吴用喝道:“李逵不要胡来,大哥这几天一直在山寨,从未离开过我们,你不要听信他人的谎言。”

李逵冷笑着说:“他和你们有交情,你们自然都护着他,替他说话,我李逵才不信你们的话呢。”

柴进在一旁忍不住了,斥责道:“李逵,你是不是又喝多了,跑到这儿来撒酒疯。”

李逵一见柴进不由怒道:“还有你这个做媒的,少不得也要吃我一斧。”

宋江见李逵越说越离谱儿,便拦住众人对李逵说:“到底是怎么回事儿?你当着众家弟兄的面说个明白。”

李逵这才气呼呼地把自己下山遇王林及他女儿满堂娇被“宋江”抢上山寨的经过述说了一遍。

吴用听罢对李逵说:“既然确有此事,那个抢人的宋江肯定是假冒的。你怎么能不问青红皂白就这样胡闹呢?”

李逵把眼一瞪,振振有词地说:“我已经问过王林了,他说那人四十上下,五短身材、面色紫黑,不是他宋江又是哪个!”

宋江冷笑道:“既然如此,我随你下山让那王林当面认一认,事情便可真相大白。”

紫进也在一旁道:“小弟愿陪大哥一同下山。”

李逵“哼”了一声,狠狠地说,“自然少不了你这个做媒的。”说完便逼着他俩立即随他下山。

“先别急。”宋江看了看众人问李逵道,“咱们把话说明白,假若我宋江真抢了人,那就随你怎么办都可,但下山之后证明我宋江与此事无关,又该怎么办?”

“这……”李逵根本没想过这个问题,一下子被问住了。

“到底该怎么样?”宋江冷冷地望着李逵追问道。

“好吧!”李逵狠了狠心,说道,“此事若真的与你无关,我李逵情愿把脑袋输给你。”

“众家弟兄都听到了,咱们一言为定。”

宋江和柴进随李逵来到王林的酒店。李逵一进门便急不可耐地对王林大声说道:“我把抢你女儿的宋江带来了,你来认认是不是他们俩。”
王林瞧瞧宋江又看看柴进,摇摇头慢慢说道:“抢我女儿的不是他们俩。”

李逵一听便急了眼,忙说道:“你再仔细看看,到底是不是他们?”然后又对宋江和柴进吼道,“你们俩瞪着眼瞧他,他怎么敢认,都给我把眼闭上。”

宋江和柴进闭上眼,王林又看了一阵,仍摇头否认,这一来李逵可傻了眼。宋江瞪了他一眼,对王林说道:“老人家不必难过,有人假冒梁山的名义抢去你的女儿,我们决不会放过他,一定要把你的女儿救出来送还给你。”

王林感动得连连称谢,宋江安慰了他几句,带领众人回了山寨。临走时他命燕青将李逵押回山寨听候发落。

李逵叹了口气,对燕青说:“此事全怪我一时鲁莽,错怪了宋大哥,事到如今我也没有脸面再去见众家弟兄了,就请小哥你将我这颗人头带回山寨吧。”说罢举起板斧就要自刎。

燕青慌忙夺过板斧,说:“都是自家弟兄,回去认个错也就是了,何必自寻短见呢。”说完他又教了李逵一个负荆请罪的办法去见宋江。
李逵无奈,只好按燕青说的,脱掉上衣,在后背绑上几根木棍,然后当众跪在忠义堂上请宋江发落。

宋江一见李逵这副样子,不禁又好气又好笑,他把脸一沉,道:“大胆李逵,三番两次违犯军令,今日若不按军纪行事,今后难以服众。”说完喝令将李逵推出斩首。

众位好汉一见宋江要杀李逵,忙都站出来为李逵求情。吴用劝宋江道:“大哥息怒,李逵虽然违犯军令,念其多年来对梁山事业忠心耿耿、屡立战功,还望大哥从轻发落。”

李逵也哭着说道:“非是小弟舍不得这颗人头,那恶贼假冒大哥名义败坏我梁山声誉,把我李逵害得好苦,若不将此贼抓到,我李逵死不瞑目!还望大哥暂容小弟一时,待我亲手将那贼抓到碎尸万段,任凭大哥怎样处置,我李逵决无怨言。”

在梁山,宋江和李逵的感情最深厚,他根本不是真心要杀李逵,不过是借此吓唬他一下,让他改掉那莽撞粗心的毛病,一见众人求情,宋江便顺水推舟答应下来。正在这时,一直没有音信的戴宗急急地赶到山寨,宋江一见忙问他这些天下山打听的情况。戴宗告诉宋江沂州的粮食都被一个叫曹登龙的庄主强行收购了去,百姓们都叫苦不迭,而且听说他近日还抢了一位民女到庄中。

李逵一听登时大叫起来:“王林的女儿一定是被他抢去的,待我下山将他一斧劈做两半。”

宋江喝住李逵,对吴用道:“这曹登龙屯集粮草,又恶意败坏我山寨名声,显然是有意与我梁山为敌,若不早除,日后定为心腹之患,我打算带领弟兄们下山将他除掉,不知军师以为如何。”

吴用点头道:“就依大哥。”

宋江当即传令,命李逵和燕青先行下山,潜入曹庄,将王林的女儿救出,梁山大军随后接应攻打曹庄。

且说曹登龙自将满堂娇抢回庄中后,一面派人威逼满堂娇与他成亲,一面大肆张罗布置花堂。那满堂娇是个烈性女子,在婚筵上又哭又闹,曹登龙恼羞成怒,当即拔出剑来要杀满堂娇。早已混在宾客中的李逵和燕青见状立即抢上前去,李逵抡起板斧直扑曹登龙,燕青趁机救起满堂娇。曹登龙手下的爪牙们全都围了上来,庄中一片混乱。

正在这时,忽听庄外一片杀声,宋江亲率大军从四面攻进庄来。曹登龙见势不妙,想要趁乱溜走,李逵怎肯放过他,手提板斧紧追不舍。曹登龙无奈,只得回身来战李逵,正是仇人相见分外眼红,那曹登龙哪里是李逵的对手,只几个回合,便被李逵一斧劈死。

曹登龙一死,他们那些爪牙们也都做鸟兽散了,梁山义军大获全胜。宋江命李逵将满堂娇送还给王林,将功赎罪。然后命人打开粮仓,将粮食散发给当地百姓,剩下的全部运回山寨。在老百姓的夹道欢呼声中,梁山义军凯旋而归。那杆被李逵砍倒的杏黄大旗,又重新矗立在忠义堂的大厅前,旗上“替天行道”四个大字也越发显得醒目了。

李佑

伟德BETVICTOR伟德国际网址伟德1946风云人物文史百科

历史揭秘:三国中最争议的将领是谁?

三国有很多有意思的人,也有很多颇受争议的人。下面,我们就一起来看看三国中最受争议的是谁?三国中,号称万人敌除关羽外,还有...详情>>

优德娱乐场w88 伟德体育 葡京 伟德1946 ca888亚洲城 优德88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