讲中国历史,看历史知识,尽在讲历史网

邓骘、梁冀专权

邓骘(zhì),东汉时期外戚、将领,太傅邓禹之孙、和熹皇后邓绥之兄。 最初被大将军窦宪征辟,因其妹邓绥入宫为贵人,任郎中。永元十四年(102年),邓绥被立为皇后,邓骘升任虎贲中郎将。汉殇帝即位,邓绥临朝听政,邓骘迁车骑将军、仪同三司。殇帝驾崩,与邓绥册立安帝。 永初元年(107年),封上蔡侯,邓骘坚决推辞,不久拜大将军。他曾倡节俭,并辟召杨震等名士。 建光元年(121年),邓太后去世,安帝再封邓骘为上蔡侯,地位特进。不久,邓骘为宦官李闰等诬陷,改封罗侯,回到封国后绝食自杀。

而梁冀是没有皇冠的皇帝,富有天下,拥有封户三万,大造官郧。孙寿也要与丈夫比高低,大造宅第,封君、食租邑,岁入五千万。梁冀私生活荒淫放荡,孙寿也同样荒淫放荡,她曾与梁冀所爱的“监奴”秦宫私通,但是她又本着女性的妒忌,干涉梁冀的私生活。梁冀曾与美女友通期私通,孙寿得知,派人抓住友通期,扯头发、刮面孔、打板子,甚至要将事闹到朝廷上去。

梁冀做了二十多年的大将军,穷奢极欲,为所欲为达到了极点;权重势盛,威风凛凛,不可一世。朝廷内外所有官吏无不畏惧,无不俯首听命,乃至连皇帝也不能过问任何政事。这二十多年是东汉外戚掌权的鼎盛时期,也是梁冀及其家族的“黄金时代”。然而,盛极转衰,在这个“鼎盛”的背后埋伏着梁氏覆灭的危机。


中文名
邓骘、梁冀专权
时间
东汉中后期
性质
外戚与宦官之间的争权夺利
代表人物
邓骘、邓绥、梁冀
主要角色

邓骘专权

邓骘(zhì)(《东观汉记》作邓陟,?-121年),字昭伯。南阳郡新野县(今河南新野南)人。东汉时期外戚、将领,太傅邓禹之孙、和熹皇后邓绥之兄。 最初被大将军窦宪征辟,因其妹邓绥入宫为贵人,任郎中。永元十四年(102年),邓绥被立为皇后,邓骘升任虎贲中郎将。汉殇帝即位,邓绥临朝听政,邓骘迁车骑将军、仪同三司。殇帝驾崩,与邓绥册立安帝。 永初元年(107年),封上蔡侯,邓骘坚决推辞,不久拜大将军。他曾倡节俭,并辟召杨震等名士。 建光元年(121年),邓太后去世,安帝再封邓骘为上蔡侯,地位特进。不久,邓骘为宦官李闰等诬陷,改封罗侯,回到封国后绝食自杀。

兄凭妹贵

邓骘字昭伯,他的祖父是云台二十八将之首的太傅高密侯邓禹。邓骘因为出身于名门,所以在少年时即被大将军窦宪征辟。

公元96年(永元八年),其妹邓绥入宫为贵人,邓骘兄弟都被任命为郎中。

公元102年(永元十四年),邓绥被汉和帝立为皇后,邓骘经三次迁升后任虎贲中郎将。

册立安帝

公元106年(延平元年)四月,汉殇帝拜邓骘为车骑将军、仪同三司。仪同三司的名号,就是从邓骘开始的。

同年八月,汉殇帝驾崩,邓绥与邓骘等定计策立汉安帝。自从和帝驾崩后,邓骘兄弟常常居住在宫中。邓骘为人谦逊,不想一直在宫内,屡次请求回回府,一年多后,邓绥才同意。

公元107年(永初元年),邓骘被封为上蔡侯,食邑一万户。又因为迎立安帝的功劳,增加食邑三千户。邓骘辞让不接受,又逃避册封的使者,辗转来到宫前,上疏陈述自己的意思,坚决辞让。邓绥不听从,在邓骘频繁上疏后,才允许他的推辞。

宠耀无比

同年夏天,凉州的羌人叛乱并扫荡劫掠凉州,朝廷为此感到担忧,邓绥下诏命邓骘率左右羽林军、北军五校的部队及各郡军队共五万人讨伐,安帝和邓绥亲自在平乐观饯送。

公元108年(永初二年)正月,邓骘率军向西屯驻在汉阳郡,当时各郡军队还没有到达,钟羌部落数千人便在冀县以西击败邓骘军,斩杀了一千多人。同年冬天,邓骘派征西校尉任尚、车骑将军从事中郎司马钧率领各郡郡兵,在平襄同滇零率领的数万羌军交战。二人大败,八千多人战死。羌军声势大振,实力强盛,朝廷无法控制。湟中地区各县的谷价,每石达一万钱,死亡的百姓无法统计,粮食运输十分艰难。

十一月,邓绥命邓骘回师,留下任尚驻扎汉阳郡,负责各军的调度。邓绥派使者迎接邓骘,任命他为大将军。邓骘到达洛阳以后,邓绥又派大鸿胪亲自出迎,中常侍前往效外慰劳。侯王、公主以下的群臣就在路旁等候。邓骘所得到的恩宠荣耀极为显赫,声势震动京城内外。

身行力躬

安帝即位后发生了多次叛乱,导致天下发生饥荒,许多百姓死亡,盗贼群起,四方的蛮夷都率军侵扰。邓骘等人崇尚节俭,罢除劳役,又推荐何熙、祋讽、羊浸、李郃、陶敦等贤士,于朝廷任职;征辟杨震、朱宠、陈禅等人,请他们任自己的幕僚,于是天下再次安定,邓骘也受到百姓的称赞。

公元110年(永初四年),谒者庞参向邓骘建议:“可以将边疆各郡因贫困而无法生存的百姓迁徙到三辅地区居住。”邓骘同意庞参的建议,打算放弃凉州,集中力量对付北方边患。于是他召集公卿进行商议,说道:“这就好比是破衣服,牺牲其中的一件去补另一件,还能得到一件整衣,不然的话,就两件全都不保了。”经郎中虞诩的建议,朝廷才放弃这一想法。

同年,邓骘的母亲新野君病重,邓骘兄弟一起上书请求回家侍养新野君。十月,新野君去世,邓骘等连续上奏再次请求辞官为其服丧,邓绥打算拒绝,经班昭劝阻才答应了他们的请求。及至服丧期满,邓太后下诏命令邓骘重新回来辅佐朝政,并再次授予以前曾欲加封的爵位。邓骘等一再叩头,坚决地辞让,邓太后这才罢休。邓氏兄弟全都被任命为奉朝请,地位在三公之下,在特进及列侯之上,每次遇到国家大事,便前往朝堂,与三公九卿一同参议。

邓氏自邓禹告诫子孙以来,邓氏外戚都遵受法度,以窦氏的失败为告诫,下令宗族要闭门静居。邓骘之子侍中邓凤,曾与尚书郎张龛写信,认为郎中马融应该在尚书台任职。而中郎将任尚曾经送邓凤马。公元118年(元初五年),任尚因断用军粮又得罪邓遵,被囚车征召至廷尉,邓凤害怕事情泄露,于是向邓骘自首。邓骘畏俱邓绥,于是割去他的妻子和邓凤的头发来谢罪,天下都称赞邓骘。

蒙冤而死

公元121年(建光元年)三月,邓绥去世,还未下葬,安帝便重申之前的命令,再封邓骘为上蔡侯,地位特进。

安帝少年时聪慧,后来被乳母王圣等蒙蔽,王圣又与宦官李闰等侍候在安帝身旁,常进谗言污蔑邓绥。又有一位受邓绥责罚的婢女,诬陷邓骘已故的弟弟邓悝、邓弘、邓阊与尚书邓访想要废掉安帝而另立平原王刘翼,安帝听闻后大怒,下令有关部门劾奏邓悝等大逆无道,于是将西平侯邓广德、叶侯邓广宗、西华侯邓忠、阳安侯邓珍、都乡侯邓甫德都废为庶人。邓骘也遭免职,被遣还回封国。宗族都免官归乡,没收邓骘等人的资财田宅,将邓访及其家属都流放到边郡。由于郡县承旨逼迫,邓广宗和邓忠都自杀。安帝又徙封邓骘为罗侯。五月,邓骘与邓凤都绝食而死。邓骘的堂弟河南尹邓豹、度辽将军舞阳侯邓遵、将作大匠邓畅都自杀,只有邓广德兄弟因是阎皇后亲属才得以留在京师。

大司农朱宠哀痛邓骘无罪而遭祸,于是脱光上衣,抬着棺材,上书为邓骘鸣冤说:“臣认为和熹皇后(邓绥)具有圣明善良的品德,是汉朝的文母。她的兄弟忠孝,共同忧心国事,受到王室的倚重;迎立陛下以后,大功告成,而引身自退,拒受封国,辞去高位,历代的外戚,都不能与他们相比。他们应该因为善良和谦让的行为而得到保佑,但却横遭宫人片面之辞的诬陷。口舌锋利,危言耸听,扰乱了国家。罪名没有明白的证据,判案也没有经过审讯,结果竟使邓骘等人遭受这样的惨祸,一家七口,全都死于非命,尸骨分散各地,冤魂不能返回家乡,违背天意而震动人心,全国各地一片颓丧。应当准许他们的尸骨还葬祖坟,优待保护留下的孤儿,让邓家的宗祠有人祭祀,以告慰亡灵。”

朱宠知道他的言辞激切,自动前往廷尉投案。尚书陈忠又因对邓氏的私怨弹劾朱宠,安帝下诏将朱宠免官返归乡里。百姓大多都为邓骘鸣冤,安帝有所觉悟也迫于压力,才责备迫害邓氏家族的州郡官员,准许邓骘等人的尸骨运回北邙山安葬,邓骘的堂兄弟们也都得以返回京城洛阳,公卿都前往参加葬礼,众人没有不感到悲伤的。安帝又下诏遣使者以中牢礼仪祭祀邓骘,被流放的邓氏族人都回到京师。

公元125年(永建元年),汉顺帝刘保即位后,追感邓太后的恩训,又怜悯邓骘无辜,才下诏宗正让邓骘的宗亲朝见仍然像以前一样。并任命邓骘亲属十二人都为郎中,擢升朱宠为太尉,录尚书事。

梁冀专权

永和六年(141年)梁商病死,未及下葬,顺帝就任梁冀接替父职,做大权在握的大将军,梁冀的弟梁不疑为河南尹。

东汉中央政府的机构,继承了西汉的特征,是一个双层的政权机构,它是以君主为中心,形成中朝与外朝两个政权机构。中朝即内朝,在西汉由大司马(加在大将军官号上)、左右前后将军、侍中、散骑诸官构成。至于外朝则由丞相以下,直至六百石的官构成的。在君主专政下,越亲近君主的权越大,因此内朝高于外朝。外朝中即使是御史大夫等官犯了罪,内朝的下将军就有权议定处置。另外,还有一种领尚书事、平尚书事、录尚书事的名称,把丞相、御史的职权也移到皇宫中来了,成为禁中的尚书。内朝的宿卫,常加上个尚书事的名称,就可以参与朝政机密。外朝的官,只要加上这个头衔,也就成了内朝的官了。因此,在两汉的行政系统中,从汉武帝以后,丞相无实权,实权在内朝大将军领尚书事的人手中。东汉朝廷中,太傅地位最高,是上公,其次便是三公:太尉、司徒、司空。本来大将军在三公之下,而大将军必须有军功。西汉惟有外戚卫青有军功,即军中拜为大将军。而东汉和帝时,因为窦宪讨伐匈奴有功,也拜为大将军,位置只在太傅之下,比三公高。汉安帝时,大将军邓骘亦因打过西羌,地位与窦宪一般。到了汉安帝时,梁商一生未上过战场,到过边疆,却也援前例,位居三公之上。只是因为他是皇后父亲的关系得此高位。而梁冀也跨上了这个权力的最高点,当上大将军,自然得力于以他父亲为首的诸梁氏。

说到梁冀这个人,史书描述他的外貌丑陋,耸着象鹞鹰似的双肩,生着豺狼般凶光直射的双眼,自幼过惯了纨绔子弟的生活,嗜饮酒,爱女色,擅赌博,几乎三教九流所能做的各种斗鸡走狗、骋马射箭的娱乐游戏,他均会。梁冀是纨绔子弟,又不是一般纨绔子弟,他父亲有意让他在宦海里游泳,他在当上大将军之前,曾历任黄门侍郎、侍中、虎贲中郎将,越骑,步兵校尉,执金吾,河南尹。官场上一套他也娴熟。他虽然口吃得讲不清话,但却善于阴谋计算。如,梁冀在做河南尹时,就“暴恣,多非法”。他父亲的亲信洛阳令吕放看不惯,偶尔在梁商面前揭他的短,梁冀得知就派人将吕放刺杀掉。为了掩盖自己丑恶行径,一方面有意嫁祸于他人,另一方面又出面推荐吕放弟顶替洛阳令,可以说,纨绔子弟的骄横放肆,流氓的凶蛮无理,政客的狡诈阴刁,集之于梁冀一身。因之,梁冀当上了大将军,与他的父亲相比,可谓“青出于蓝胜于蓝”了。

顺帝十一岁即帝位,权归外祖父梁商所握,永和六年(141年)梁商死,梁冀继任大将军,这时,顺帝已是二十七岁的成年人了,正是能自出主张做点事的年华,却在梁冀在任的第三年,突然病逝,享年三十。

在整整一年的时间内,东汉王朝连死了顺、冲、质三个皇帝。顺帝梁皇后无子,梁氏选了易于掌握的二岁娃娃为冲帝,那时李固不在朝,抗争不得。冲帝死,梁氏又要立八岁的质帝,李固作为太尉抗争了一下,未能达到目的。这次质帝死,李固吸收以往的教训,决定力争一番。他与司徒胡广、司空赵戒联名写信给梁冀,大意说,天下不幸,屡遭大忧,一年之间,连失三帝,如今又当立继位人,这是万事中最大的事,国家兴衰,全在此一举,太后为此操心,梁将军因此劳虑。但是,要选择“圣明”之主,必须广泛征求群臣意见。这么一封信,逼得梁冀不得不召集三公、中二干石、列侯等大臣来商议。最初,李固、胡广、赵戒以及大鸿胪杜乔都认为清河王刘蒜贤明有德,声望较大,又是皇室中地位最尊贵、血统最亲近的后裔,应该立他。但是李固等人所赞成的,恰是梁冀与太后所不中意的。梁冀和太后心目中的帝位继承人是即将成为他们妹夫的蠡吾侯刘志,可是在群臣一致赞成立刘蒜为帝的情况下,梁冀虽然内心愤愤不乐,但一时还难于排斥众议。正当梁冀苦于谋划之时,老谋深算的不倒翁中常侍曹腾深夜来访,他向梁冀进言说:“梁将军累世有皇室联姻,长期以来,掌握朝政,手下又有那么多宾客,难免不发生差错的。清河王刚正清明,倘若他做了皇帝,那将军就要大祸临头了。不如立刘志,富贵才可长保下去!”立刘志,实际上是立梁家王朝;立刘蒜,梁氏家族命运不可捉摸。梁家最渴望得到的与最害怕发生的都被曹腾说透了。所以,曹腾这一番话,促使他下决心立刘志为帝。第二天,重新朝议,梁冀摆出一付气势汹汹的架势,说起话来,言辞激烈,断然要立刘志。他有意以权势压人,明眼人一看就知,谁要不同意梁冀的意见,他梁冀就要杀人了!自胡广、赵戒以下的朝臣莫不被梁冀所吓倒,都低下头来唯唯诺诺地说:“唯将军命令是从!”独有李固、杜乔坚持原议,据理力争,梁冀愈听愈恼怒,粗暴地喊叫:“散会!’’李固仍认为众心不可违,又进一步写信力劝梁冀,梁冀为了排除李固的阻挠,与他妹妹梁皇太后商议,并以皇太后的名义,先免去李固的太尉职务,剥夺了李固的朝议权,然后再立刘志为帝,称为桓帝。

梁冀是没有皇冠的皇帝,富有天下,拥有封户三万,大造官郧。孙寿也要与丈夫比高低,大造宅第,封君、食租邑,岁入五千万。梁冀私生活荒淫放荡,孙寿也同样荒淫放荡,她曾与梁冀所爱的“监奴”秦宫私通,但是她又本着女性的妒忌,干涉梁冀的私生活。梁冀曾与美女友通期私通,孙寿得知,派人抓住友通期,扯头发、刮面孔、打板子,甚至要将事闹到朝廷上去。

梁冀做了二十多年的大将军,穷奢极欲,为所欲为达到了极点;权重势盛,威风凛凛,不可一世。朝廷内外所有官吏无不畏惧,无不俯首听命,乃至连皇帝也不能过问任何政事。这二十多年是东汉外戚掌权的鼎盛时期,也是梁冀及其家族的“黄金时代”。然而,盛极转衰,在这个“鼎盛”的背后埋伏着梁氏覆灭的危机。

人物 解密 野史 百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