讲中国历史,看历史知识,尽在讲历史网

孙权建国

公元220年曹丕篡汉称帝,东汉始灭。公元221年刘备不承认魏中央政府,自称汉帝。由于出现了两个中央政府,曹丕篡汉,而刘备的蜀汉亦非名正言顺。而孙权,尽管公元200年就坐断江东,却在公元222年经过曹丕的册封成为吴王,仅仅当了个王爷。直到七年后即公元229年,才正式称帝,比曹魏晚9年,比蜀汉晚8年。同时也正式开启三国鼎立的局面。

名称
孙权建国
时间
公元229年
地点
武昌(今湖北鄂州)
主要人物
孙权、刘备、曹操
主要角色

经过

早在赤壁战役之前,鲁肃刚刚投奔孙权的时候,就给孙权做过一个堪称东吴版或鲁肃版的《隆中对》。鲁肃为孙权所做的战略规划的目标,比孙策临死前的政治遗言更进一步,是要孙权像刘邦一样建立自己的帝国,最后一统华夏。

只是当时的孙权坐在江东,还战战兢兢,哪里有一统中原的理想和野心。但是随着时间推移,情况就不太一样了。

公元209年,东吴占领江陵,把曹操的势力逼出长江流域。名将周瑜就在江陵之战中伤重去世的。

鲁肃接替周瑜以后,就发生了历史上的刘备“借荆州”。江陵就是今天的湖北省荆州市。翻开地图就知道,湖北省的襄阳市(三国时的襄阳)、荆州、鄂州(三国时的武昌)两两之间直线相连,成一个直角三角形。这样一来,曹、孙、刘就在这个三角形上各占一个角。

几何上、结构上,三角形是最稳定的,也是最容易受困的。公元217年,孙刘联盟的缔造者和维护者鲁肃辞世。

刘备的坐大,让孙权食不甘味,坐不安席。三年前刘备占领益州以后,强大到足以单独或与曹操联手威胁孙氏集团的时候,孙权就背离孙刘联盟,向曹操靠拢。

孙权这个人,政治上是没什么宗旨,没什么定力的,他奉行的是有奶便是娘——当然,不能光批评孙权,刘备、曹操他们也是如此。公元219年,刘备打败曹操,占领汉中,王袍加身。关羽北伐襄阳、樊城,试图占据荆州三角的两个角。孙权骤然翻脸。吕蒙巧施妙计,白衣渡江,端了刘备在荆州的老巢。

公元221年,刘备称帝,试图夺回荆州三角的一个角。次年大举伐吴,陆逊火烧连营,打得刘备狼奔豕突。孙权把刘备的势力彻底逐出荆州,将益州的东方门户封得死死的。

从赤壁之战到孙权称帝的二十余年间,同样持续不断的,是孙权与中央政府(公元220年曹丕篡汉前)、曹魏帝国在江、淮之间的拉锯战。

荆州是东、西、北三股势力较劲的策应中枢,孙、刘、曹三家,其中的任何两家,都绝不会让第三家独占荆州。

公元211年,孙权将大本营搬至建业(今江苏省南京市),筑濡须坞(在濡须水筑军港码头,今安徽省含山县境内)。公元212年,曹操进攻濡须坞,打个照面便撤退。

公元214年,孙权攻皖城(扬州的庐江郡治所,今安徽省潜山县),俘获曹操的庐江郡(今安徽省西南部)太守朱光及人口数万。

公元215年,孙权亲征合肥,不克而还,在逍遥津差点被张辽干掉。

公元216年,曹操再攻濡须坞,虚晃一枪,班师回朝。

公元217年,孙权投降曹操,准备与关羽在荆州决战。为了对付刘备,东方的和平维系到公元222年。

公元223年春,在夷陵之战中战胜刘备的孙权反志又露,曹魏帝国派曹真侵江陵,曹仁侵濡须,均被孙权击退。

公元224年,魏文帝曹丕亲征广陵郡(属徐州,今江苏省扬州地区),感叹一番“彼有人焉,未可图也”,撤军。

公元226年,曹丕死,孙权征江夏,不克而还。此时,荆州三个战略要地襄阳、江陵、江夏全被曹魏占领。经过十四年的拉扯,才达成当年曹操南征荆州的设想。蜀汉帝国和东吴王国的命门都被关死。

既然命门已被关死,孙权就可以关起门来做皇帝了。

公元229年,孙权终于称帝建国。

吴黄武八年(229年)四月十三日,孙权在武昌(今湖北鄂州)称帝,改元黄龙,立国号为吴,大赦天下。追尊其父孙坚为武烈皇帝,孙策为长沙桓王,立子孙登为皇太子。九月,孙权迁都建业(今江苏南京)。孙权称帝,是三国鼎立局面正式形成的标志。三国之中,尽管孙权称帝最晚,但从割据江东起计算,却是历时最久的。

孙权最晚称帝的原因

三国当中,最早称帝的是曹丕,公元220年正月曹操去世,曹丕在当年的十一月便篡汉自立。刘备也急不可耐地于次年称帝。孙权一直到公元229年,在刘备称帝八年后才黄袍加身。在称帝这件事情上,孙权有足够的耐心,的确不像他的父兄那么“果躁”。

有耐心,也可以理解为没信心。孙权这样做,自有他的道理,自有他的苦衷。

孙权的称王,不是称王,是封王——公元221年被曹魏帝国封为吴王。这时候的孙权,面对刘备的举国讨伐,只好向曹魏称臣,只能在曹魏帝国的羽翼下做一个屈辱的藩王。

即使夷陵之战大败蜀汉以后,孙权仍然找不到称帝建国的法理上的依据。孙权既不能像曹丕一样借壳上市,又不能像刘备一样借尸还魂,只能等待时机,等待“国际”形势的变化,找到一个适当的机会,强行突破。

“国际”形势终于有了变化。公元223年,刘备去世,吴蜀重新结盟。蜀汉帝国也不再坚持“天无二日,民无二主”这一套,孙权再也不会两面受敌。公元226年,曹丕去世,孙权卸去了称帝最后的心理负担。

孙权延迟称帝的另一个原因,是让他头痛的山越。所谓山越,就是居住在江南山区(如今天的赣东北、皖南、浙西北等地)的土著,这些土著开化程度很低,难以接受“文明”统治,拒绝繁重的捐税、徭役,经常作乱,导致孙权后方不稳。

既然后方不稳,前方就不能公然树敌,尤其不能树两个敌人。所以,从公元217年到223年,孙权的政治路线一直摇摆不定。一会儿与刘备讲和,与曹操开战;另一会儿与曹操讲和,与刘备开战;两边忽悠,自说自话,自强自大。

有学者说过,曹操把皇袍当衬衣穿,刘备把衬衣当皇袍穿。孙权呢?自己做一件皇袍,先反着穿;条件成熟了,再反过来穿,反反得正。这种说法,有趣、有味、有理。

这就是孙权的建国道路,或者说,孙权的武装或军事建国道路。这个武装建国道路,是孙氏父子从东汉的臣子,演变成地方军阀,再成为曹魏藩王,最后称帝建国之路。

人物 解密 野史 百科